交易之家 首頁 最新資訊 實戰 查看內容
0

交易,是否在給社會創造價值?

摘要: 有的人認為:“如果漲和跌都能持續地幫客戶賺錢,那這個交易員就應該賺很多的錢。” 對許多交易員來說,交易給他們帶來的更大的成就感來自這個過程,而不是金錢本身。在這個行業,你一定要有本事。如果你很棒的話, ...

有的人認為:“如果漲和跌都能持續地幫客戶賺錢,那這個交易員就應該賺很多的錢。” 對許多交易員來說,交易給他們帶來的更大的成就感來自這個過程,而不是金錢本身。在這個行業,你一定要有本事。如果你很棒的話,你可以一直很棒。交易是完全不存在性別歧視的一個行業。賺多少錢,虧多少錢,都明明白白地放在那兒。


對交易員價值持正面觀點的一派認為,交易促成了股票的價值發現,并且增加了流動性,也就是說為別人買賣提供了好的進入點,讓投資人能夠廉價高效地參與到二級市場。部分期貨交易從業者認為,沒有投機交易,就沒法套保。必須要有活躍的參與者,你才能成交。他們讓市場有流動性。如果沒有這些投機者,套保的成本就很高。


不過部分基金經理認為:交易員并未真正創造社會價值。買賣股票作為投資行為,不應該是一個短期行為。交易員是為了最大化自己的效益在交易,并且給股價造成了很大波動。關于交易員為市場提供流動性服務這個問題,他們認為首先股票價值是由長期的基本面決定的,不是由短期交易決定的,其次所謂提供流動性,其實只有追求短期利益的人才需要這些流動性,就好像我買房子,我做了調研,買了就住很多年,也不需要這么多流動性。


這就引出了本文的第一個話題,交易者與投資者的區別。


交易員vs投資者


交易員與投資者有什么不同?有很多人做著交易員的事,卻將自己稱為投資者,二者的界限因此而模糊了。


投資者花錢買下東西,然后耐心等待,相信某一天這些東西會升值。注意,他們買的是實實在在的東西,他們等的是實實在在的時間。比如巴菲特,一個典型的投資者,他買公司,不買股票。股票代表了公司,但是股票是“虛”的,他要買“實”的——這個公司本身,這個公司的管理團隊、所有產品、市場形象。他并不在意股票市場是否凸顯這個公司的“正確”價值。實際上,他就靠這個來賺錢。同一個公司,股市上有市場的股價,巴菲特有自己的估價,當估價大于股價,巴菲特拍板買進;當股價大于估價,巴菲特甩手賣出。他總是比市場更“正確”,他賺了數不完的錢。


交易員呢,不會買實實在在的東西。他們不買公司,不買糧食、原油或者金子。他們買股票、期貨或者期權。他們不關心管理團隊的能力,也不在意石油消費的趨勢,更不去管咖啡的世界產量。他們只在乎價格。因此他們工作的本質,是倒賣風險。


市場的發展史,就是風險控制的發展史。金融市場就是為風險而生的,它今天依然發揮著控制風險的作用。


在現代市場中,一個公司常與國外供貨商簽訂期貨合約或者遠期合約,以抵抗匯率波動對生意的影響。當然,他們也會跟上游企業簽訂類似合同,以防原油、銅、鋁等原材料價格大幅波動。


原材料價格波動,或者匯率波動,都是商業運行的巨大風險。期貨合同就是用來抵御這種風險的。簽訂這些合同的行為,叫做套期保值(hedging)。聰明的套期保值,可以給企業省下大筆的成本,使之不懼怕油價飛漲或者原材料市場波動。


以航空業為例,它們對燃油價格極為敏感,受原油市場影響頗大。當油價上漲時,除非提高機票價格,否則利潤就隨之下跌。而機票漲價會減少乘客,利潤還是會下跌。這時候怎么辦?就得在原油市場買進期貨,進行套保。西南航空公司已經套保了很多年,當油價從25美元漲到60美元時,它的成本幾乎沒有變動。事實上,它做得太好了,以致油價猛漲多年之后,它85%的用油依然能以26美元的價格拿到。


這么多年里,西南航空公司的豐厚利潤并非偶然。它的總經理早就意識到,航空公司的主業是載客航空,而非整天擔心油價上漲。它們很好地利用了金融市場,在自己的公司門外,建了一堵原油市場防火墻。真是聰明!


那么,是誰把期貨合同賣給了西南航空呢,是誰讓西南航空有了這堵防火墻呢?答案是交易員。


流動性風險vs價格風險


交易員,交易的是風險。世界上有很多種風險,每種風險,都對應著一類交易員。為了方便講述,我們姑且把那么多種風險都歸入兩大類:流動性風險與價格風險。


1、流動性風險——短線操盤手


大部分交易員都跟流動性風險打交道,他們是短線操盤手。流動性風險是什么?當你想賣的時候,沒人買;當你想買的時候,沒人賣。就像“流動資產”中那個“流動”一樣,只有隨時能兌現的資產,才是流動資產——現金,可以;股票,差不多;土地,就不行。這種隨時脫手、隨時兌現的流動性,與流動性風險內涵一樣。如果我們很好地規避了流動性風險,那想買就能買到,想賣就賣出。


比如,你想買XYZ的股票,這支股票的最后交易價格是30塊錢。你去查XYZ的報價,會發現兩個價格:一個想買的人出的價,叫買價(bid),一個是想賣的人要的價,叫賣價(ask)。以XYZ為例,假設它的買家出價是30塊錢,賣家要價是35塊錢。這時候,如果你想買XYZ,你至少要拿出來35元;如果你想賣XYZ,你只能賺到30元。這兩個價格的差別,5塊錢,叫做“差價”(spread)。跟流動性風險打交道的交易員,就靠這個差價賺錢。他們常常被稱為“黃牛黨”,或者“做市商”。


案例:電影院阿黃的故事


這也很好理解,比如 XYZ就是“今晚的電影票”——電影票標價30元,八點開始演,小忙先生突然不想看了,七點半跑到電影院門口嚷嚷,說有沒有人要啊?阿黃溜達過來了,說給我吧,最多30,不能再多了,萬一我賣不出去呢。小忙先生說行,票出手了。阿黃這時候是買家,買家出價30。再過一會兒,七點四十五了,小閑妹妹路過電影院,特別想去看,就嚷嚷,有沒有人轉票啊?阿黃就又溜達過來了,說給你吧,不過得賣35,這時候來買票,你還想買到原價的?小閑妹妹想了想,乖乖掏錢了。阿黃這時候是賣家,賣家要價35。


電影院門口就是個市場,市場里面全是阿黃,他們說著同樣的話——想讓我買,最多給你30,買價(bid)是30;想讓我賣,得給我35,賣價(ask)是35。小忙先生和小閑妹妹總是很難相遇,他們只能遇到常年站崗的阿黃,然后小忙先生接受30的買價(bid),小閑妹妹接受35的賣價(ask),阿黃賺取5塊錢的差價(spread)。但是,小忙和小閑都很感激阿黃的存在,不是阿黃,小忙的票就浪費了,小閑的電影就看不成了。阿黃們解決了“流動性風險”,他們就是現實版的短線交易員。


也有人把這種交易叫做“套利”。套利交易是用一個市場的流動性,換取另一個市場的流動性。套利者可能在倫敦買入大量原油,然后到紐約賣出;或者買入一攬子股票,然后做成股指期貨賣出。就像在電影院門口搶完所有的票,然后跑到大學咖啡館兜售一樣。


2、價格風險——長線交易員


回到正題,再說另一種風險——價格風險。價格可能大漲大跌,不少人受不了這種風險。一個農民可能受不了原油大漲,因為化肥可能跟著漲,拖拉機的柴油也可能跟著漲,然后他就用不起化肥和拖拉機了。這個農民也害怕農產品大跌,小麥啊、玉米啊、大豆啊,如果跌到賠本,就沒錢養家了。航空公司也是這樣,擔心油價漲,擔心票價降。


西南航空的那個成本“套保者”,或者說“對沖者”(hedger),就很想避免價格漲跌的風險。農民也是這樣。此時,如果他們夠聰明,就都會去找交易員,把風險轉嫁。這種交易員,叫做“長線交易員”,俗稱“投機商”。他們先買入,等價格漲了,再賣出——也就是“做多”;或者先賣出,等價格跌了,再買回來——也就是“做空”。


案例:普洱茶王小三的故事


以王老漢為例,他家在云南,有個茶園,種普洱茶;他有個弟弟叫王二爺,家在北京,開普洱茶葉店。2008年的時候,趁著奧運的東風,喝茶又成時尚,更多人買茶,更多人種茶。王老漢比較膽小,他看到自己的懶漢鄰居都開始種茶了,心里直打鼓,他賣得比我便宜怎么辦,普洱價錢跌了怎么辦?王二爺也膽小,這么多人要喝茶,普洱進貨價漲了怎么辦,老哥哥跟我多要錢怎么辦?


王老漢和王老二都擔心的時候,遠房親戚王小三殺出來了。他覺得八月份會漲到頂,接下來價格就要跌。四月份,他先找王老漢,說把茶賣給我吧,我按去年的價格給你,50塊一斤,保證你不賠本,萬一跌了,我擔著。王老漢喜上眉梢,趕緊賣出。八月份,普洱價格大漲,王小三把茶倒手賣出,一斤100塊,賺了一筆。


這時候,王小三去找王二爺,說你看茶價都漲成這樣了,以后肯定還得漲,我去給你找點便宜貨吧,就按現在的價格,100一斤,過半年給你送到門口,萬一漲了,我擔著。王二爺喜上眉梢,趕緊簽合同,從此再也不怕漲價了,當天把錢付了。過了半年,普洱價格跌回60一斤,王小三買了一百斤送給二爺,又賺了一筆。


這里面,王小三就是長線交易員,就是“投機商”,扛著“價格風險”賺錢。在電影院的故事中,阿黃就是短線交易員,就是“黃牛黨”,扛著“流動性風險”賺錢。他們都是交易員,他們倒賣的,不是票,不是茶,是風險。


真實的市場:不同交易者的游戲


幾群想交易的人湊到一起,一會兒買,一會兒賣,就有了市場。其中一群人是短線交易員,像前面的黃牛黨阿黃一樣,他們只賺取買賣之中的那一點“差價”(spread),一次又一次地重復操作,賺點錢不容易。另外一群人是長線交易員,像前面那個投機者王小三一樣,他們賺“價差”(price change),承擔著相當的風險,大賠大賺。除了這兩群人,還有一群人代表著企業,他們想對沖風險,套期保值,就像前面那個西南航空,只要對沖得好,就不再怕油漲價。每群人中,都不乏業務純熟的家伙,也不缺剛剛出道的新手。讓我們看一套完整的交易,好明白這幾群人、這些老家伙和新手,是怎么互動的。


案例:戴老板、戴舒舒、山姆大叔、咸菜十郎的故事


很久以前,美國就有條華人街,戴老板是偷渡過去的移民,開飯館,順便賣手工油紙傘。他的老家在蘇州鄉村,整個村子的人都會做油紙傘,削傘骨、做傘架、裝傘鍵、裱皮紙、繪傘面……戴老板每年回一趟村里祭祖,順便收購100把傘,每把100塊人民幣,原來匯率1:8,合12.5美元,帶回華人街賣給美國人,每把要價20美元。


后來,人民幣要升值了,而且升值趨勢越來越猛,原來8塊錢兌1美元,眼著看就要變成6兌1了。戴老板急了,想當年,一把傘賣20美元,成本價才12.5美元,差不多凈賺8美元呢,給兒子當零花,小孩高興得不行。現在呢?一把傘還是賣20美元,就因為人民幣升值,成本價從12.5美元,一下子變成17美元,就賺3美元,我兒子肯定不高興啊!


不過,戴老板有個好兒子,叫戴舒舒,越大越會算賬。他說爹你別怕,咱們去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買進人民幣期貨合同,你每年收購100把傘嘛,也就是1萬塊人民幣,咱們就買這么多的期貨,就按現在1:8這個匯率來買,等到明年1:6了咱們再賣,你說能賺多少,今年花1250美元就能買到1萬塊人民幣,明年把這些人民幣一出手,能有1667美元,凈賺了四五百美元呢。等明年再去買傘的時候,你原來要花12.5美元,現在要花17美元,乘上100把,多花了四五百美元。兩筆一對沖,咱們跟以前一樣。當然,實際操作的時候,交易所的人民幣可能貴點,1美元買不到8個人民幣,買7個差不多,沒關系,咱們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說點什么...

已有0條評論

最新評論...

易家網  ©2015-2018  鄭州期米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豫ICP備16010300號-1
网球直播章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