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之家 首頁 最新資訊 觀點 查看內容
0

巴菲特:在短期不確定性中尋找長期確定性

摘要: 最近翻譯完了巴菲特2013年3月1日發布的致股東的信,發現巴菲特又精心傳授了好幾條投資真經。其中對我們中國投資者來說,最重要又最有用的一條是:在短期不確定性中尋找長期確定性。說實在的,投資者最大的煩惱就是不 ...
最近翻譯完了巴菲特2013年3月1日發布的致股東的信,發現巴菲特又精心傳授了好幾條投資真經。其中對我們中國投資者來說,最重要又最有用的一條是:在短期不確定性中尋找長期確定性。

說實在的,投資者最大的煩惱就是不確定性,尤其是巨大的不確定性。可是這幾年偏偏一個大事接著一個大事,金融危機、國債危機、日本大地震引發海嘯核泄漏、美國大選、最近波士頓馬拉松發生爆炸案、得州韋斯特化肥廠爆炸,讓所有人都憂上加憂,只能感嘆:未來唯一確定的是不確定性。巴菲特說過:“最真實可靠的未來預測是:未來總是不確定的。”

尤其是公司CEO和機構的投資經理人,最近因為這些巨大的不確定性狂躁不安,很多重大投資都一推再推,猶豫不決。可是巴菲特卻大規模投資,連續3年資本支出創出歷史新高:

“2012年那些面對資本配置決策為‘不確定性’而狂躁不安的CEO,內心充滿了很多的恐懼擔憂(雖然他們管理的企業中很多賬上盈利和現金都創出歷史新高)。在伯克希爾公司,我們完全沒有任何這樣的恐懼擔憂,相反,我們2012年在工廠和設備上的投資高達98億美元,創出新高,其中約88%都投資在美國。盡管2011年我們的固定資產投資已經創出了歷史新高,但2012年又增長了19%。我和芒格十分熱愛在值得投資的項目上大規模投資,我們根本不理會那些所謂的權威專家說些什么,我們卻注意到,Gary Allan在她的一首新鄉村歌曲里唱道:‘每一次暴風都會過去,每一次暴雨也會停止。’我們將會繼續腳踏實地投資擴張,而且我們幾乎肯定2013年的資本支出還會再創歷史新高。現在的美國,機會到處都是。”

難道巴菲特不擔憂那些未來的巨大不確定性嗎?

“毫無疑問,未來短期內肯定是不確定的。美國從1776年建國200多年來就一直面對著不可預知的未來。只不過,有些時候人們極其關注那些始終存在的各種各樣數不勝數的不確定性,可是另外一些時候,他們完全忽視掉了這些不確定性(通常是因為當時前面那一小段時間太平無事)。”

可是,為什么巴菲特明知短期存在很多巨大不確定性,卻照樣大規模投資呢?

很簡單,盡管短期有很多不確定性,但是巴菲特做的是長期投資,他關注的是長期的確定性。盡管現在來看短期存在很多不確定性,但是巴菲特認為從歷史來看,未來美國企業和股市發展前景都是一片光明:

“美國企業未來長期發展前景一片光明。股票肯定也會表現良好,因為股票的命運是和公司業績表現綁定在一起的。股市會周期性地出現下跌在所難免,但是投資者和企業經理人卻是身在一個局勢對他們非常有利的賭博游戲中(道瓊斯工業指數在20世紀的100年間從66點上漲到了11497點,實現了17320%的漲幅,極其驚人,盡管在這期間美國經歷了四次代價慘重的戰爭、一次經濟大蕭條,還有很多次經濟衰退。而且不要忘了,在這100年間,投資者同時還收到了相當多的現金分紅)。”

“因為股票投資這個賭博游戲局勢對我們如此有利,我和芒格認為,試圖根據塔羅牌的牌型變化(股價走勢技術分析)、所謂的‘專家’預測、企業經營活動的起起伏伏,在股市上頻繁買進賣出,是一個極大的錯誤。退出這個游戲的風險遠遠高于呆在游戲里面的風險。”

我自己的人生經歷就是一個戲劇性的例子:

1942年春天,我買入了人生中第一只股票,而當時美國在太平洋戰區遭受重大的損失。報紙每天的頭條新聞都是告訴我們遭受了更多的困難挫折。即使局勢如此,卻沒有任何人談論什么不確定性;我認識的每一個美國人都堅信我們最終必將獲勝。

“美國這個國家從那段痛苦的時期到現在所取得的成功簡直令人難以想象:扣除物價因素的美國人均GDP從1941年到2012年71年期間增長了4倍。在這71年間,每個明天都是不確定的。然而,美國的命運一直都非常清晰:國民財富持續增長增長再增長。”

其實巴菲特在2010年致股東的信中說得更加明白,巨大的不確定性只是短期的,而長期來看確定無疑地存在一種確定性,就是經濟長期將會持續增長:

“錢總是會流向機會所在之地,而現在美國充滿了機會。現在那些評論家經常會說‘巨大的不確定性’。不管今天看起來多么平靜,明天總是不確定的。”

“千萬不要讓這種真實情況嚇壞你。在我過去的一生中,總是聽到很多政治家和專家不斷地悲嘆美國正面臨著非常可怕的問題。但是現在的美國人生活水平要比80多年前我出生時高出驚人的6倍。那些末日預言家總是忽略了一個最為重要的確定性因素:人類的潛力遠遠沒有用盡,能夠釋放人的這種潛力的美國體制——在過去200多年里,盡管經常受到衰退甚至還有一次內戰的阻礙,美國的體制照樣創造出很多奇跡,現在這種體制仍然保持著強大活力和很高的效率。”

美國遭受的危機如此嚴重,巴菲特還如此長期看好,而且正是這種對長期確定性的信心,讓他在短期巨大不確定性中尋找到長期確定性,從而取得長期投資的巨大成功,48年投資收益率超過5800倍。在金融危機中,美國股市標普500指數從2007年10月的1500點以上開始暴跌,1年就跌到1000點以下。2008年10月巴菲特在紐約時報上公開發文稱自己正在買入股票,看好股市長期前景。回首一看,不到5年,現在美國股市重回1500點以上。比較一下,我們現在面臨的巨大不確定性,比5年前的2008年更多更嚴重嗎?

中國GDP從1990年的18668億元增長到了2012年的519322億元,22年增長26.8倍。上證指數也從1990年底的129點上漲到了2012年底的2199點,22年增長16倍。改革開放30多年來,中國經濟發展比美國快得多、好得多,股市漲幅總體也好得多,現在中國的國力也強大了很多,中國又在進一步深化改革和發展轉型,我們中國投資者是不是應該比巴菲特更加看好未來30年呢?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說點什么...

已有0條評論

最新評論...

易家網  ©2015-2018  鄭州期米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豫ICP備16010300號-1
网球直播章鱼